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海安新闻网,海安权威新闻媒体!
 

实时·准确·聚焦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生 > >

那年,纳凉嗑瓜子儿

2018-12-24 11:52 | 来源:海安新闻网 | 人气: |

 
  ■ 徐海明

  40年前,在“赤日炎炎似火烧”、泥地上的青苔被骄阳晒得翻卷起来的日子里,用来解暑降温的饮料是酸梅汤。起初喝酸梅汤,要到冷饮店里去买,打一热水瓶回来喝。后来又有了袋装的酸梅粉,在杯子里用开水冲泡,把杯子放在盛满井水的盆里浸凉后再喝。

  酸梅汤解暑不解渴,真正解渴的是西瓜。

  夏天的早晨,父亲拎着竹篮子去买菜的时候,会随身带着用尼龙线编结成的网袋,回来时,网袋里装着两只不太大的西瓜。那个尼龙网袋,我小时候放暑假的时候也学着编过,一个暑假下来,就能攒够下一学期十几元钱的学费。

  父亲把买回来的微热的西瓜,一个放在家里的泥地上,一个放在盛满井水的铁皮桶里。午饭后,父亲就从铁皮桶里捞出西瓜,再把另一个西瓜放进去,然后切开被井水浸得冰冰凉的西瓜,我们一家四人一人一块,吃完了睡午觉。

  母亲每次都会细心地把吐在盆里的西瓜子儿,用淘米的竹篓儿收集起来,在清水里洗干净后晾干。等多日收集起来的西瓜子装满一麦乳精空盒子的时候,母亲就炒熟了放在淘米篓中,用湿毛巾搭着,挂在院子里晒衣服的铅绳上。

  那时候,白天是真的热,柏油路都被晒出了“油”,踩在上面松松软软的。傍晚,太阳快落山时,放暑假的我就从井里打出冰凉的井水,一遍遍地浇在空地上,一桶水浇上去,能听得到地面“呲”的一声,一桶冰凉的井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地上被晒得翻卷起来的“青苔卷儿”,要“吃”掉五六桶井水之后,才会慢慢地舒展开,渐渐地平坦下去,“青苔卷儿”下面还兀自吐着气泡,被炙烤了一整天的大地,依然没有“解渴”。

  太阳渐渐西下了,夜色拉开了黑色的帷幕,泼洒了井水的地面终于凉了下来。家家户户坐在室外吃完晚饭后,就会把门板、竹匾、竹排、长凳搬到屋外来,搭起室外乘凉的简易“床”,或坐着竹椅、或躺在“床”上,摇着芭蕉扇驱蚊乘凉。那年,我们的语汇里还没有“电风扇”和“空调”这两个名词。听到“长城电扇,电扇长城”广告的时候,是五六年之后的事。等到下半夜的时候,人们才打着哈欠,陆续地摇着芭蕉扇回到室内去睡觉,但是怕热的人常常通宵露宿。那时,家家户户的窗户和门都是敞开着的,为的是让那一丝一缕习习的凉风,时时地吹拂在身上。

  盛夏之夜的露水打在露宿在外的人的身上,也浸润着搭在淘米篓上的毛巾。刚炒好的瓜子太烫,放在齿间又太脆,容易嗑碎小小的瓜子仁儿。只有在露水和湿毛巾共同浸润下、变凉后,炒熟的瓜子才能更容易嗑出美味。天然瓜子仁的清香弥漫在唇齿之间,人们抓了一把吃完了,又抓一把继续边纳凉边嗑。那时候,我家唯一不花钱的吃食儿,就是炒西瓜子或南瓜子了。我家没有田,炒花生、炸蚕豆、爆米花这些吃食儿都得花钱买。街上有人挑着担吆喝卖麦芽糖的时候,我冒着挨骂挨打的风险,把家里的破布、铝质牙膏壳儿藏在怀里,追着那吆喝声和铜锣声换一块糖吃。家里的破布是母亲攒着为糊浆子布给我全家做鞋底用的呢!

  作为走过了半个世纪的人,我们这一代经历了又淘汰了多少曾经想都想不到的物件啊!电报、手摇电话机、寻呼机……一件件从我们手上、身边倏忽而过。“神女应无恙,当惊世界殊。”正是这些身边的小变化反映了国家的大发展!


(责任编辑:海安日报社)
相关新闻
编辑推荐

开发区洋蛮河村与慧源书

开发区洋蛮河村与慧源书 近日,开发区洋蛮河村与慧源书城携手开办跳蚤市场,将同学们闲置的书籍和玩具进行有效的交换和利用。姜明谢田春摄...[详细]